接触游戏的时间不是很早,仅有的两次都是在初中。由于性格属于比较内向的那种,而且家里也不让玩,因此只玩过一次街机,还是同班的可以打通关的高手带着去的,和游戏店的老板一说,还多给了两个币呢,什么游戏我也不知道,反正是一个肌肉男在那里上窜下跳,不一会就gameover了。

还有一次是初三的时候,同桌李前进领我去他家打游戏机,那是第一次玩游戏机,玩得是踢足球,偶的小人怎么也摸不到球,比赛的结果是输的一塌糊涂,其他的什么都忘了,回家的路上兴奋劲还没过呢。

当然那种20块钱一个的掌上小游戏机还是玩过的,里面有好多个小游戏,最常玩的就是垒方块。先垒好四行留个小缝,然后等长棍出现,插下去一下子可以消去四行,好爽!

然后就是上了大学,计算机课学的还是UCDOS,买了本DOS命令大全钻研,至今还受益匪浅。当时机房的计算机非常少,为了上机偶常常在周三看电影的半路上溜号,去上机的人很多,记得有一次还把大门的玻璃都挤碎了。就是在那里,偶接触了超级玛莉,一个小人吃了蘑菇可以长大,还可以扔东西打乌龟,不过偶一直没有通关过。出了玩游戏,还可以看小说,还有XX图片,当然还有病毒泛滥,有吃字符的病毒,还要颠倒屏幕的病毒,很好玩。还有就是建一些古怪字符的文件夹,里面放了自己的宝贝文件,只有自己知道字符的编号,别人都打不开。当然后来有了PCTools这个超强的好工具,一切都迎刃而解。偶的运指如飞的指法是在教研室的286电脑上练习的,20M的硬盘空间还有坏道,我们只好用5寸盘启动DOS,然后运行 T T (Typing Tour?)这个打字游戏,我想早期的朋友都应该接触过这个软件吧。

后来又接触了Win 3.1,感觉是震惊,太神奇了!虽然界面很简陋,可是操作起来实在是太方便了。之后又有了win 98,在同学的机器上一块玩起了《仙剑》,粗糙的画面,动听的音乐,真是难忘啊!

再后来就是上硕士的时候,第一学期同学们都蜂拥去电脑城买电脑(后来又蜂拥去买手机),回来之后联网,用的还是那种BNC的同轴网线,8台机器跑飞车(NFS:Need for Speed ),何等的壮观!还曾在CL的办公室玩《盟军敢死队》,偶当军师,CL负责操作,一下子玩到夜里2、3点,饿了我们翻出一号门去迎风吃的烧烤,呵呵。还有一段时间玩文字MUD,西游记,偶的机器做服务器,连续一个星期没有关机。文字MUD比现在的网络游戏要好玩,就好像看书和看电影一样,看书你可以发挥自己的想象,而看电影人物的形象已经固定,很乏味。自己有机器以后,把天之痕玩通关了。还曾在同学的机器上玩Quake II,画面比较血腥,玩了半小时就玩不下去了,难受了一下午,想吐。就是在那时候,同学+好友的Summer推荐了偶到现在机器里一直有仍然偶尔玩玩的游戏Quake III Arena(雷神之锤),经历了开始的头晕恶心,到后来如履平地,日子不亦乐乎。玩Quake的经历就比较多了,一开始打Hurt me plenty都很难,后来Summer不知道从哪里整来了录像,发现居然还有平移跳、螺旋跳之类的动作,这才恍然大悟,一开始我们全走来走去的打呢。录像看多了,水平也提高了,其间我和Summer还去其他学校以游会友过呢,不过网吧的破机器,鼠标不灵活,耳机只有一个耳朵有声,很影响发挥。到后来看高手比赛,他们都自带装备。有一年暑假偶在北京度过,还去看了IE的quake比赛呢,当时最后得冠军的那小子(好像是澳大利亚的,一下子忘记名字了)就坐在我旁边高谈阔论,可惜本人傻乎乎的,早知道应该要个签名嘛,后来他进去比赛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是高~手。再后来就知道了www.q3acn.com这个网站,偶还买了一件5周年站庆的T恤,呜呜~让我给穿的胸前的字掉了好几个。 Summer被友情赠送了一件,他自己又买一件。Summer和q3acn的站长Marverick都认识好久了,不过这已经是毕业之后的事情了。

工作后时间就没有这么宽松了,而且朋友天各一方,想联个网Q两把也不方便,不过自己还是偶尔拿Anarky出出气,听听她的惨叫,平息一下心中澎湃的冲动的“杀人”欲望,或者打开暗黑捡宝贝,最喜欢听到清脆的宝石跌落的声音。到后来上网方便了,可自己的机器太烂,又打了一段时间的CS,最讨厌里面的人作弊,常给自己起名字叫ZuoBiSiQuanJia,有点恶毒的说。再后来,重新配了机器,就立刻把CS给删了。哈哈,先运行Quake爽两把,经常去R.D.Clan的Server,不过全是高手,偶尔碰到个菜鸟,没让我爽够就溜了,哪像我百折不挠、能屈能伸、坚忍不拔、持之以恒、任劳任怨、兢兢业业、鞠躬尽瘁......

最后只能说Quake 3是偶的最爱!